RSS二十年

2020/03/15 00:22

今天写一下关于RSS的理解,其实是快两年前的一句承诺,后来有个同事催了两年,干脆写一下吧。文中提到了即刻,如果有兴趣来即刻公司一起做些有趣带劲的事情,无论你是做什么的,可以发邮件到 kyth@iftech.io (直接回复这封邮件也可以),我会转给相关部门的负责同事。

1. RSS的诞生和发展

RSS的缘起

本文无意对RSS这一协议起源的故事展开太多,本身无非也是查资料翻译过来的过程,大家可以自行到维基百科查找,或者阅读Aaron Schwartz的故事

RSS的全称有三种说法,RDF Site Summary, Rich Site Summary和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,这些说法概括了它是什么东西:它是一种对网站内容的简要总结,而使用RSS,能让人做到真正简单的“聚合发行”。这里就不再对syndication一词的翻译作过多展开,但它确实是一个没有最好的中文翻译的词。

RSS协议的1.0版本是在2000年上线的,距今20年了。为什么会有RSS?其实,这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。在智能手机时代之前的所有时期,桌面互联网的使用者一直都是人类中的相对精英阶层(尤其在美国),大家浏览网站时始终需要提升效率。每天都打开你要去的所有网站看有没有更新,是低效的,需要一种办法利用技术(即爬虫技术),来把大部分会更新的网页标准格式化,从而可以在日后收到网页更新的提醒,聚在同一处浏览。

换句话说,正如搜索是pull模式提升效率的解法,RSS就是push模式的解法。我们知道,这两种模式最终各产生了一家互联网时代的超级霸主:Google和Facebook。

RSS的主要应用

RSS算不上是一个特别酷的东西,也没有一个代言人像中本聪一样写白皮书。它更多是基于开放互联网(Open Web)理念塑造的一种效率工具,而我们后来逐渐知道,开发互联网基本只是一小部分地球人能接受和热爱的东西,大多数人最后拥抱的是围墙内的花园模式(walled garden)。后面会继续展开。

RSS的热潮持续时间很短。这一时期,基于上文所说的RSS的特性,人们最主要想到的能把RSS用起来的场景,主要只有两种:新闻和blog。后者其实是个人网站的变种:当个人网站的主要更新只是站长写的文字时,有人就把它抽象出来,变成一种公开的网络日志服务,blog(博客)也成了席卷全球并活到今天的一种东西。最有名的因此获得财务自由的人是Blogger的创始人Ev Williams,他把Blogger卖给Google之后继续参与创建了Twitter和Medium,这两者其实都和RSS的精神紧密相关。

无论什么展现形式,利用RSS收取信息都需要至少两步:在目标网站上找到RSS链接,并把它添加到自己选择的一个内容收取服务(软件)里。这注定了RSS的小众。我最早使用的RSS阅读器是Bloglines,而最终阅读器之战的赢家是Google Reader。Google不差钱,因此当2013年Google宣布关停Google Reader时,所有喜欢RSS的人都知道,这是代表RSS没有明天了。


2. RSS的掘墓人

社交网络:RSS的掘墓人

RSS最火的时候大概是2002-2005年,当时有另一个词很火,叫Web2.0,两者牵涉到的概念和思想各有交叉,也有许多创业者投身进来,包括在中国。Web 2.0的核心思想是UGC:用户创造内容。互联网人做出了许多好用的工具和平台,期待当所有人都来创造内容后,互联网能达到极大繁荣。但到2006-2007年后,无论是RSS还是Web2.0,这两个名词不再热乎了,因为它们遇到了究极的对手:社交网络。

2006年9月6日是互联网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天,这一天Facebook推出了News Feed功能。在推出的头一个月,Facebook的老用户甚至还持续到公司门口抗议,但很快大家就没那么在乎隐私了,全球人民都上瘾了。RSS的重点在推送和聚合,社交网络是究极的推送和聚合。Web2.0的重点是UGC,社交网络是究极的UGC。 RSS产品无法做到的触达用户群和方便好用,社交网络帮你做到了极致。

Facebook和Twitter覆盖了社交网络更偏关系和更偏信息的两个层面,各有受众。我还记得我在2007年用诺基亚E71手机上的塞班版Gravity看推特上瘾到边吃饭边看,虽然仅仅是个很小的屏幕,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。十年后大家都是这样了。进入社交网络时代之后,RSS领域再无重大创新,一直到2013年Google Reader宣布关停。

RSS的历史局限

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,意味着大多数创业者把“互联网可以赚钱”这件事放下了,但小部分人还记着。而互联网真正开始有大钱可以赚,得等到大多数人都上网,都来用网络服务。都得感谢乔布斯,如果没有iPhone给出智能手机的可能性,全民上网不会到来。

在这个意义上,古典RSS设计的核心问题在于,它没有商业模式,甚至它是反商业的。内容方的网站上本来有广告的,当读者借助科技的力量在RSS阅读器里实现了所谓的干净的文章阅读后,广告没有人看了。RSS是一个在商业上无人获益的生态,因此也没有人有足够的动力去把它完善下去,开拓下去。

所以当你发现内容方突然有一天停止更新时,也不要抱怨,这是我们选的。也不要总抱怨一些新闻网站不支持RSS,或者支持得不够好,不够完整。先问一句,凭什么呢?巨婴互联网时代结束了,没有人买单,生意就会倒闭。张一鸣的这篇《为佩奇关闭Google Reader的魄力叫好!》,用来做这一段的注脚大概是最合适的吧。


3. RSS的今天和明天

今天的一些RSS服务

Google Reader关停是一个标志,之后几乎可以称为后RSS时代。今天还活着的一些RSS服务,都很有理想主义精神了。其中最重要的一家公司应该是Feedly,它起到的作用是接过Google Reader的大旗,做RSS源的总目录。它也有客户端,但你也可以用别的客户端去接入你保存在Feedly的订阅数据。

移动客户端呢?其实RSS,尤其是以“阅读文章”为核心的RSS,并不是一个在移动互联网上足够好的生态。因为在手机上,RSS最有可能的呈现方式,就是一个文章标题的列表。而点击进一篇文章,再返回,是很麻烦的体验。当一个效率更高的体验(例如推特、微博或抖音)出现时,旧体验就会被抛弃。

口碑最好的iOS端的RSS阅读器是Reeder。此外还有NetNewsWire等一些产品在持续更新。此外知名度很高的还有InoReader,但我没有用过,实际上我目前基本也很少用RSS阅读器,类似的需求其实是用社交网络和newsletter来满足的。

Newsletter和RSS在技术上没有什么关联,但精神内核上其实差不多。在写长文的这一领域,最近十年来发生的变化是,创作者变少了,创作者也不太有精力去适配RSS格式了。Newsletter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,因为作者能直接获取读者的邮箱信息,并有Email这个通用协议来保证触达。Substack这样的创业公司也让更多人看到了赚钱的希望。

最后不得不提一句的是微信公众号,这个产品的精神内核就是RSS,并且产品架构设计和执行得极其出色。它的创造者们,是把RSS的一切都理解透彻了。

当然,再简单说说即刻

即刻其实从第一天开始就很清楚RSS是什么,RSS的局限性,以及即刻比古典RSS更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。

在即刻早期,我曾经发过一条微博说,其实即刻才是真正的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,甚至是Really Smart Syndication,因为传统RSS只是机械地订阅一个信息源(其假设是相信一个信息源、人或者机构,能稳定、持续地生产出符合自己预期的内容),但比信息源更原始、更本质的需求,是想订阅一个信息,对一个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感兴趣。订阅未来。

“利物浦输球提醒”、“现在Twitter上在流行什么”、“Kindle降价提醒”,这些东西在公开的、老旧的互联网和RSS的基础目录里,是缺失的,或者说至少是分散的,以及更多主题,是没有人想到过的。这些需要技术、品味、灵感和洞察。这些是没法抄的。从这种意义上,我们其实是可以很坦率地承认,即刻的早期版本是一个比后面的版本更酷的产品。

此外,RSS时代的所有产品,几乎都没有做社交和互动环节,这是即刻有意加深的部分,甚至是后来的即刻迭代的基础:你和与你有相近的信息爱好的人应该有的聊,至少你们可以收取同一个信息的时候获得共鸣。在我看来,Google Reader没有做好这件事,是很可惜的,尤其是当Facebook和Twitter的启示如此明显的时候。

一个还在RSS治下的角落

目前,RSS在blog、新闻网站等领域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基础设施,不再带有什么波澜。但有一个行业至今还在依赖着RSS协议发展,并且RSS是它最重要的生态之一。

这就是播客,一个苹果公司发明的东西。苹果在做播客之初,就决定不做托管,只做目录,因此,一个播客的地址既然放在网上了,就既可以被苹果收录,在苹果播客app里收听,也可以在其他的第三方(所谓的泛用型)播客客户端里通过RSS地址来分发。

播客的特殊点在于:这个行业看起来是赚不到钱了,这么多年了。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,只要玩手机就要用眼睛,视频是绝对的主角。因此,也没有多少人(尤其是资本)冲进来迭代播客这个行业里最基础的那些东西:玩法、收听软件、协议等等。直到今天,播客的分发仍然是以RSS为最主要的分发方式。

播客客户端Overcast的开发者Marco Arment非常享受播客行业的现状,并对Spotify这些new money嗤之以鼻。他向来的观点就是:播客这个花园之所以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长尾、繁荣、大家自得其乐,就是因为苹果不作为。当最大的收听渠道在运营和行业发展上很“佛系”时,反而在内容层面促成了一定程度上的百花齐放。

未来会有什么变化呢?不知道。但感觉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听播客了。



本来还想再写一段介绍过去的一些RSS产品的,感觉篇幅太长了,下次有机会再介绍吧。我很少写这样的东西,欢迎回复邮件交流或批评指正。

本文作者是kyth,未经允许,不得冒用。

觉得好的话,欢迎把这个邮件转发分享给朋友。
订阅请点: http://kyth.hedwig.pub